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判決來瞭!85後投行精英,竟敢"PS"擔保函,詐騙300多萬…

远华外汇投资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判決來瞭!85後投行精英,竟敢"PS"擔保函,詐騙300多萬…

  中國基金報記者 許一陳

  一名知名券商投行部“85後”員工,本該擁有燦爛的前程。然而,利欲熏心之下,竟然偽造擔保函,詐騙客戶310萬元,最終東窗事發。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瞭原申萬宏源投行部經理張某合同詐騙的細節。

  “85後”投行員工被控詐騙

  本案的被告人張某,生於1985年9月,研究生文化的他,早在2012年8月就入職宏源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先後擔任結構融資部副總經理、投資銀行八部項目經理。

  2015年1月,申銀萬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吸收合並宏源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申萬宏源證券有限公司(簡稱申萬宏源)。

  2018年11月16日張某因涉嫌詐騙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0日被逮捕。

  偽造擔保函詐騙310萬

  張某的犯罪經過,要回到五年前。

  2014年年中,貴溪市廣信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鷹潭市信江廣達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分宜縣湘商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及贛州市章貢區匯禾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傢江西小貸公司與宏源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後更名為申萬宏源證券公司)洽談資產證券化合作項目,設立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小額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簡稱專項計劃)。

  而張某,正是該專項計劃的主要負責人。

  2015年6月,張某在專項計劃實施過程中,向申萬宏源及江西小貸公司虛構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簡稱中國信保)出具擔保的事實,並提供偽造的由中國信保出具的《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小額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擔保承諾函》(簡稱擔保函)。

  同年7月,申萬宏源作為專項計劃的管理人,與四傢江西小貸公司簽訂《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小額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基礎資產買賣協議》,並匯付募集款5億元。

  同年8月,張某以虛假擔保為由,騙取四傢江西小貸公司分別匯至張某指定的北京金弘塬商貿有限公司(簡稱金弘塬公司)賬戶的擔保費77.5萬元。

  得手後,張某將上述共計310萬元擔保費轉賬至其傢人或用於金弘塬公司的經營等。

  曾被出具警示函

  2018年10月,上海證監局曾對張某下發監管函。

  監管函顯示,監管部門認為,張某在擔任江西小貸項目主要負責人時存在四方面的問題。

  一是對擔保機構盡職調查不到位,未能發現項目擔保承諾函所用印章系偽造;

  二是盡職調查報告內容不規范,實際參與原始權益人現場盡職調查工作的人員未在盡職調查報告上簽字;

  三是未按照項目標準條款和計劃說明書約定對循環購買的基礎資產進行審查;

  四是未妥善保管循環購買基礎資產貸款合同等基礎資產資料。

  實際上,張某此時已經離開原單位。資料顯示,2016年8月,張某離開申萬宏源承銷保薦;2016年9月,入職長江證券承銷保薦;2017年11月,加入信達證券。

  獲刑十一年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張某最終被抓捕歸案,檢方於2019年8月向法院提起公訴。

  公訴機關認定被告人張某的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五)項之規定,應當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庭審中,張某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及罪名提出異議,辯解其沒有偽造擔保函,也沒有騙取擔保費,其為四傢江西小貸公司提供服務後收取咨詢費310萬元,與涉案的融資業務無關。

  辯護人也提出,張某是基於提供新三板上市等咨詢服務而收取江西小貸公司咨詢費310萬元。其行為不構成合同詐騙罪。

  然而,證人證言等證據資料並不支持張某的說法。

  證人蔡某的證言、中國信保致申萬宏源證券公司的復函及其出具的證明、《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小額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擔保承諾函》及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鑒定書等證據顯示,中國信保未出具《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小額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擔保承諾函》,此業務不屬於中國信保擔保范圍,經鑒定該擔保函上“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印文系偽造;公司也無名叫“王亮”和呂某某的員工。

  另有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證明,張某向申萬宏源證券公司提供偽造的擔保函,並指使呂某某假冒中國信保第四營業部業務經理的身份應付申萬宏源證券公司及中誠信公司的盡調核查。

  一審法院指出,張某利用合作項目之機,不僅虛構擔保事實,而且提供偽造擔保函,致申萬宏源基於虛假擔保而與四傢江西小貸公司簽訂基礎資產買賣協議,致四傢江西小貸公司被騙向張某指定的公司賬戶支付擔保費,其行為符合合同詐騙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為此,法院認定被告人張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他人錢款共計人民幣310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

  最終,一審法院於2019年12月判處張某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並處罰金二十萬元。

  此後,張某不服提出上訴,2020年11月,二審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編輯:艦長